ad2
  •  明升m88.com>廉政举措>不看政绩看实绩 浙江考察干部引进民调等新招     >

    不看政绩看实绩 浙江考察干部引进民调等新招

  • 来源:天水网警 | 更新日期:2008-12-06 | 人气:208218
  • ad3
    关键字:,,
    最近,浙江省出台了《浙江省市、县(市、区)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实施办法(试行)》,该办法通过考察前公示、引进民意调查等“新招”,对原先的官员考核体系进行了较大的改革。眼下正在进行地方党政领导干部换届选举,这些新招能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尽管属于“敏感期”,一位嘉兴的官员还是透露了自己的心声:“新办法出台,我们没有感觉当官越来越难,反而在一定程度上轻松了,比如不需要‘不顾一切’招商引资,以前明明觉得这样做不对却还得干的事情,现在和今后看来不需要做了,这不是轻松是什么?”

    新增4个关键指标

    按照新办法,考核一官员,须经五道关。这五道关分别是民主推荐、实绩分析、民主测评、个别谈话、综合评价,其中实绩分析无疑是公认的重量级考核。记者在《新办法》附件八中看到,这重量级考核由26项指标组成:没有招商引资、固定资产投资等内容,但新增了万元GDP建设用地增量、万元GDP能耗、万元GDP主要污染物排放强度和地方政府债务负债率4个引人关注的指标。

    浙江省委组织部调研室主任王俊说,这4个指标扭转的就是“数字出干部”、“以GDP论英雄”以及“打肿脸充胖子”不切实际负债搞大广场、大绿地等城市建设的扭曲政绩观。值得注意的是,新办法从头至尾没有提到“政绩”,而是用了“实绩”这个词。

    全程参与新办法制订的浙江省委组织部干部综合处副处长王利月告诉记者,从2004年2月开始调查研究征求意见,实绩指标最初有100多项;2005年5月在10个县、2个市开始试点工作前,筛选到39项;现在筛选为26项,是按照全局性、功能性和数据可获得性三原则确定的。全局性是指指标必须起到牵一发动全身、对整个工作有影响的作用;功能性是指指标必须要有实际意义,不会引起争议;数据可获得性是指指标考核必须具备可操作性、可量化。

    据王利月透露,在征求意见过程中,开过几十次座谈会,争论不少,开始很多部门对自己提出的指标持坚决要求写进去,比如民政部门提出要有扶贫帮困、外来民工救助和残疾人权益保护等,大家觉得太多太细,最后综合为“新型社会救助体系建设水平”指标,至于里面再分细项,则由民政部门另行制定一套体系。同样,26指标里面“建设平安市县工作水平”一项,将沿用政法部门对考核“平安浙江”时已采用的办法。

    重大突破———“民评官”

    丽水市缙云县前路乡大集村的王老伯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手头的一份调查问卷是给县委书记、县长打分的。2005年6月的一天,他从几个大学生的手里接到了这份问卷。王老伯又乐又犯愁,乐的是平时只在电视新闻里看到书记县长,现在叫我老农给他们打分,真新鲜;犯愁的是对他们没太多了解,怎么打分?他看了表之后才知道,上面的问题都是和自己生活息息相关的。表的名字叫“县(市、区)党政领导班子民意调查问卷表”,共21个问题,比如有“你对近年来家庭收入的改善情况是否满意?”、“你对农村文明程度是否满意?”、“你对近年来农村征地情况是否满意?”等等。这样填表,王老伯不犯愁了。

    丽水市委组织部综合处处长陈小恒介绍说,这样的民意调查在丽水试点时举行过好多次,当时试点恰逢换届,等于说是“实战”。由省委组织部出面组织普通群众评议县“一把手”,这在浙江省历史上还是第一次。这种“民评官”的方式,正是新的领导干部考核评价体系里的一个重大突破。王利月说,“官评官”一般来说优秀率较高,而“民评官”则要求很严,一般达到70%—80%已经不错了。在试点中,发现填表人对被调查人情况不了解的现象较多,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办法在出台前吸收了温州创造的经验———干部实绩公示制。

    新办法规定,进行民意调查,可结合干部述职述廉同时进行,或提供述职报告、或通过新闻媒体公开实绩。王利月说:“温州曾进行的4局长述职电视直播,以后在浙江考察干部时将被用得越来越多。”

    考察不是“保险箱”

    宋永平在报纸上看到自己名列干部考察榜上感到很惊讶。他惊讶的是现在的干部考察公开见了报,以前都是仅在单位里通知本人的。

    正在思索之时,熟人向他祝贺,因为以往提拔干部,组织考察时,等于进入一个“程序”。一旦进入这个“程序”的干部,本身就是被肯定了的,“程序”一经启动,就像一脚跨进了“保险箱”,考察结果大多“不出意外”。

    老宋有点吃不透。按照“民间舆论”,自己已经51岁了,做了10多年的正处级干部,估计是要在现任岗位“养老”了。现在组织考察,只怕是过过场,不会有什么名堂。

    经过后来的考察,宋永平从丽水市委政法委副书记的位置上被提拔为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他才知道,新办法的实施,以往干部考察的一些“潜规则”不起作用了。

    陈小恒介绍说,拟被提拔人考察前报上公示,其实是让民意启动考察程序,如果有老百姓公示前来上访,说明该候选人存在问题,必须调查清楚才开始考察。

    宋永平也是后来才知道,自己除了接受当面谈话一轮考试外,还在不知不觉中经受了多次“暗查”。考察组曾经到他家所在的社区了解情况,考察他“生活圈”和“社交圈”中的人员。王利月介绍说,两圈考察也是新办法吸纳以往干部考察改革比较成功的经验之一。比如,到领导干部所居住的社区,看看他的居所面积大小有否超标?装修是否豪华?同时,询问邻居,对该领导干部平日的印象如何?邻里是否和睦?又比如,会了解被考察干部在8小时以外的社交情况,如果群众反映该名干部平时应酬较多,特别喜欢跟企业主来往等情况,那考察组就会深入调查。考察组成员还会到干部家属单位,了解其工作情况,有否享受特权等等。试点工作中,一位女干部因丈夫在自己所管辖的范围内从事经营活动,被责令退出。

    还有一次“暗查”是到宋永平以前工作过的部门。陈小恒说,这就是“延伸考察”,拟被提拔人在现在工作岗位上担任领导职务,同事部下可能有所顾忌,但对以前工作部门的同事部下影响较小,较易得到真实情况。王利月说,新办法还规定,每一个岗位,必须有两个或两个以上候选人,进行“差额考察”。因此,即使进入“程序”,也不一定板上钉钉,横竖都是你,而是“前途未卜”,之后还有好几道关卡,考察再也不是潜规则里说的“保险箱”了。(杨健)

    来源:解放日报